<li id="hltuq"><object id="hltuq"></object></li>

      <tbody id="hltuq"></tbody>

      杭州大中電瓶車廠專業生產: 電瓶車,軌道車,電動平車 升降車,搬運車,牽引車等 熱誠歡迎省內外用戶、四方 賓朋選用我廠產品,并敬請 蒞臨指導!
      您當前位置:大中電瓶車 >> 新聞資訊 >> 牽引車資訊 >> 瀏覽文章

      一起交通事故 80多歲老太被撞身亡

      時間:2013年03月12日  點擊:

      大學校門外刺目的陽光下,見到大學生付靜時,她剛剛從店里做完頭發出來;幾個小時后告別時,她歪下腦袋可愛地揮揮手,然后和等在一旁的同學笑著鬧著,逛街去了。

      付靜1991年出生,是個“90后”,現在西藏大學藝術學院美術學專業讀大二。她還是個“藏三代”,爺爺、外公都是“十八軍”的運輸兵,父母都在西藏山南地區措美縣工作。她今年20歲,在西藏生活了20年。

      在大學,付靜有五個“最鐵的哥們”,其中四個是藏族男孩,分別叫旦增格列、普覺江村、塔巴江才、東知布甲。付靜給他們都起了外號:咖喱、辣椒、少林、東芝。另外還有一個漢族女生叫張平。六個大孩子天天黏著,一起吃飯,一起逛街,一起玩滑板,一起寫生,一起泡網吧。泡網吧的時候,四個藏族男孩玩網絡游戲,兩個漢族女生看韓劇。

      付靜說,如果有一天他們六個朋友要分別的話,她會“很難受很難受”。她還說,她的未來就在西藏,不會離開。

      愛物資會,愛賽馬節

      付靜出生在江蘇,卻在喜馬拉雅山北麓的措美縣長大。

      措美縣平均海拔4170米,總人口才1萬多。

      付靜說,措美縣城就像內地一個居民小區,一共就一條街道,能夠數得出有幾個商店,有幾個餐館,有幾個茶館。餐館和商店是漢族人開的,茶館和舞廳是藏族人開的。茶館里可以喝奶茶,舞廳類似內地的酒吧,可以喝酒,可以跳藏族舞。另外,縣城里還有一個有十幾臺電腦的小網吧,放假的時候,付靜經常會去網吧給自己充Q幣。

      因為縣城小,人們都相互熟悉。付靜去拉薩讀大學不久,父母就搬家了,從平房搬到樓房。第一次回家的時候,付靜下車后就在街上徘徊,因為找不到家。背著大包小包一臉茫然的她被街上商店一個阿姨看到了,就帶著她,徑直找到新家,敲開門給送進去。

      付靜的童年很快樂。她說,自己沒有經過什么人生磨難,快快樂樂成長。唯一一次屢屢被提起的“危險”,就是她還不到百天的時候,被大人抱在懷里從江蘇來西藏。翻越唐古拉山的時候,母親擔心孩子扛不過去高原反應,結果小付靜呼吸均勻、閉眼大睡,一路睡到了西藏。雖然無驚無險,但這個經歷被大人多次提起,不知道是欣慰還是后怕。

      在付靜眼里,盡管措美縣城以前沒有自來水、沒有電,照明要點蠟燭,吃水要靠挑,但這肯定是個好地方,給了她許多快樂。

      她最喜歡縣里每年舉辦的物資交流會。每到物資交流會,附近的幾個縣的商販就會把特產集中到一起,搭上帳篷,一邊是表演文藝節目,一邊是各種各樣的民族工藝品、農畜土特產、日用百貨的貨架,整個縣城的人幾乎都來逛逛走走買點東西,人頭攢動,熱熱鬧鬧。她特別喜歡這樣的生活。

      記憶里沒有“苦”字

      付靜籍貫是江蘇,雖然是漢族,但她總被同學認作是藏族女孩。因為從小到大,她都是和藏族孩子一起長大,喜歡藏族的風俗,喜歡藏族的食品,喜歡藏族的生活方式,也養成了藏族簡單直爽的性格。她的爺爺和外公都是江蘇人,當年都是“十八軍”的運輸兵,都開著解放牌卡車行走于格爾木與拉薩之間,之后都轉業到了石油公司工作。所以,付靜的爸爸和媽媽是從小一起玩大的。如今,付靜的爺爺奶奶已經退休回到江蘇老家,爸爸在措美縣工會工作,媽媽在措美縣婦聯工作。

      對于老一輩在西藏的艱苦經歷,付靜所知不多。她只記得爺爺講剛進藏時,曾經駐守過一個大的寺廟,寺廟里到處都是金子,晚上睡覺時床腿不平,就拿塊金磚來支床腿,撤離時,爺爺和戰友沒有拿走任何東西,甚至沒有動過絲毫念頭。付靜說,這些盡管是爺爺親歷,但聽起來,就像一個傳說。

      最近讓付靜特別高興的是,如今拉薩去措美的柏油公路修通了,回家更方便更快了。以前,從拉薩回措美是土路,每回一次家,頭都要在顛簸的班車上碰出幾個包。路上尤其在沒山的地方,如果下點雪,要不是老司機的話,根本不知道路在哪里。她還記得讀高三的時候,去了趟山南澤當鎮。從措美縣到澤當只有130公里,但坐班車,早上9點出發,下午3點才能到。如果有時候遇到汽車爆胎,還要再耽誤幾個小時。如今,從拉薩到措美,早上從出發,下午就能坐在家里吃飯了。

      現在,在措美縣工作的父親還經常要去鄉下分發物資,有些偏遠的地方不通汽車,還要騎馬去。在婦聯工作的母親經常和同事們一起組織牧民婦女織毛毯等等,往外面銷售增加收入,有時還要教牧民婦女做飯、識字。

      我的未來在西藏

      付靜的爺爺奶奶退休后回了江蘇宿遷,因此付靜多了一個家。在西藏,由于農歷新年和藏歷新年都放假,所以寒假時間比較長,她曾經回江蘇呆過三個月,但因為身邊沒有朋友,所以感覺很無聊。高中時候,付靜還曾經回江蘇宿遷泗陽縣致遠高中上了幾天學,盡管有爺爺奶奶照顧,但幾天后自己就非要回西藏。因為江蘇話她聽不懂,學習壓力也特別大。她說,內地補習班特別多,自己的小表妹,剛剛放假兩天,又要學小提琴,還要學舞蹈,還要學畫畫,太忙壓力太大。付靜說,自己小時候家長沒讓做這些,覺得非常開心非常好。

      在內地的短暫幾個月,她卻遇到了許多不能理解的事情。有一天和奶奶外出散步,看到一個老太太騎著電動平車突然摔倒,她搶上去就要扶,結果被奶奶一把拉住,說不能扶,扶了說不定會被訛上。付靜就很不理解,不明白為什么明明看到老人摔倒了卻不去幫一把。

      如今在大學,自己班上不少內地來的學生學習畫畫已經很多年,基礎很好。但自己只是在高中前學了幾個月,許多基本功以及理論方面遠遠比不上他們。付靜說,西藏大學藝術學院對內地院校的路子并不關注,藏族老師更傾向于西藏的藝術風格。有一個中央美術學院來援藏的老師說,她就是喜歡西藏本地的學生,因為盡管基礎差點,但他們是一張白紙,不會有框框,不會僵硬,這樣畫起來更是靈氣十足。

      付靜身邊有很多第一次來西藏的同學,非常喜歡這里的文化。他們把藏漢兩種文化的東西融合在一起,做成各種飾品,比如耳環,腰帶,衣服等等。這些經常被經營工藝品的老板收購走,在八角街出售給游客?吹絻鹊貋淼耐瑢W這么喜歡西藏的文化,付靜就像作品的主人一樣,很欣慰很開心。

      在大學,班里有一半同學都是藏族。付靜和臧族的同學玩得非常好。就在接受記者采訪的前一天,她剛剛給藏族“鐵哥們”普覺江村過生日。一堆少男少女聚在一起找了個飯店吃飯、唱歌,玩得很開心。學習不忙的時候,付靜還常常去藏族同學家里去,給同學的爺爺做好吃的飯菜,陪家長聊天,看他們在佛堂誦經。

      付靜說,西藏好多地方都有自己的親人:叔叔在林芝,大姑在拉薩,小姑在日喀則。自己的未來肯定就在西藏,因為自己更適應這里。她說,西藏特別缺美術教師,自己讀的美術專業不收學費,就是希望學生以后能留下來。

      身為公務員的父母,希望付靜能考上公務員,或者去做美術老師。因為公務員每年都有兩個月的假期,老師的假期更長,也是不錯的職業。付靜說,如果公務員和老師都沒考上,那自己就做生意創業。談到未來的婚姻,付靜說自己更喜歡西藏本地的男生,因為她發現在內地,結婚談的最多的就是房子、車和錢,而在西藏,結婚就是結婚。

      (作者:佚名 編輯:admin)
      亚洲αⅴ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_国产调教羞辱av在线播放_色欲av永久无码精品蜜臀_私人午夜性爽快影院18禁
      <li id="hltuq"><object id="hltuq"></object></li>

        <tbody id="hltuq"></tbody>